独家 揭秘“恒星币”的“造富神话”

  2016年5月,一种网络虚拟货币恒星币横空出世,这个虚拟货币跟比特币有点像,也是需要购买挖矿机,不过这个挖矿机不是电脑硬件,而是虚拟的软件,不过

  犯罪嫌疑人通过“拉人头”传销手法售卖“矿机”,“矿机”自动生产“恒星币”并注册“恒星币”会员,以此方式大量发展下线成员。上线根据账号级别每次收取下线%作为提成。

  由于注册后10多天内不用花钱,像谢某一样的好多人就抱着“试一试,反正注册又不用花钱,说不定赚大了”的心理,就这样上了不法分子的“贼船”!

  犯罪团伙在全国利用网络虚拟货币“恒星币”组织网络传销,他们称“恒星币”是“世界十大数字货币之一,目前全面进入中国市场”,且“两三年升值数十乃至数百倍”。该传销团伙通过多个微信群开展业务。这些微信群人员庞大,动辄数百人规模。专案民警“潜伏”进其中一个“恒星币交流群”发现,群主经常会发送有关“恒星币”的宣传资料,宣传话语极具煽动性,比如“数字货币趋势必将带给你新的财富机遇”“现在您的加入就等于是买了原始股”等等。

  为了在某种程度上“兑现”收益承诺,一旦有新会员加入投资,传销团伙就会从中拿出小部分作为奖金,象征性地分发给会员,让会员信以为真。与此同时,团伙也会编借各种理由,比如通过股权证的形式,阻拦会员抽回资金或取现。“要知道,一旦没有新会员加入,或是某个资金链断了,‘马脚’很快就会露出来,肯定全部崩盘。”办案民警说。

  花100万元买200台矿机生产“恒星币”,一年后能获得365万美元的收益!去年以来,关于“恒星币”的造富神话在微信群里大肆传播,短短两三个月就吸引了16万个注册会员。广东警方经过缜密侦查,破获了这起以虚拟货币“恒星币”进行非法传销的案件,涉案金额达2亿余元,其中的头号人物,竟然是一个被限制乘坐飞机的“老赖”。

  传销,是大家深恶痛绝的一种拉人头、收提成的违法犯罪活动。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传销活动已经悄悄潜入网络。

  2016年初,一条疑似网络传销的线索进入了揭阳产业园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吴闻达和同事的视野。民警发现,微商群“百纳红包雨群”中的群成员“中国梦”反复发布“恒星币”会员注册广告,声称:

  “响应中国政府万众创业、大众创新的互联网政策导向,恒星币启动中国市场,总投放5亿恒星币……”

  “恒星币:世界十大数字货币,中国互联网用户7亿,整个中国市场仅投放200万台矿机!物以稀为贵,一币难求……”

  “恒星币国际大盘内排期间100元人民币注册赠送矿机,要注册的你注册好了告诉我编号(手机号),我马上给你激活就赠送一台矿机!我直接对接,欢迎团队领导人合作!一台矿机日产4--6个币,一个币现价值6.7元人民币,每个币可以涨到100美金。”

  民警们穿上“马甲”,准备伺机潜入这个可疑的微信群。遗憾的是,群里戒备森严,一时难以突破。同年4月,产业园辖区月城镇一名群众报案说,他在网上被人骗钱,矛头所指正是这个微信群。

  据报案人称,他朋友叫他加入一个微信群,里面有什么项目可以赚钱,他就进去了,交了钱之后,最后那个平台停了,钱拿不回来,他怀疑是被骗了,然后来报案。

  。有了这名受害人的介绍,吴闻达和另一位同事顺利被拉进微信群,群里成员数百人,来自不同的地域,聊的却是同一个话题:恒星币。群里有的人说好,有的人说不好,有的说我投资赚钱,有的人说我的钱没拿到,然后有一部分老是说,这一个币以前是1美元,明天就是1.3美元,叫大家抓紧多存一些币,这些币卖也可以,不卖也可以,越来越值钱。

  在群里“潜水”一段时间,两位民警渐渐摸清,所谓的恒星币,即是在这些会员中“流通”的一种网络虚拟货币。新会员被人介绍进来后,每人免费拥有一台小型的“矿机”,登录

  网站交钱激活这台矿机后,便可以生产“恒星币”。但两位民警进群好几天,始终没有人来搭理他们。吴闻达的同事就问群主,我看好这个项目,为什么没人教我怎么弄,那个群主说,那你就直接做我下线,然后把吴闻达的同事吸收为他的下线,拉到另外一个比较“正规”的小群,大概80到100个人,里面的人比较集中,都是在搞恒星币,很相信他的那种。

  也就是在进入这个小群之后,恒星币的神秘面纱才被一步步揭开。成为小群群主下线的卧底民警,开始了解到恒星币的操作流程和买卖价格。

  卧底民警进入该小群之后,群主就发了个链接给他,让他去注册,注册完了就送了一台免费的小矿机,但是不能用,该民警就问这个介绍人,我有矿机了,怎么没办法生产,那个群主就告诉他,你要激活它,怎么激活呢,买一个激活币,一个100元,卧底民警就自己掏了100元。

  让新手购买激活币,并不是最主要的目的,更重要的是,新手上路之后,就要开始推广这项业务,也就是拉拢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当你花了100元,买了激活币,有了自己的推广链接之后,群主就使劲叫你去推广了,有推就有钱,有人买币,毎个币你就可以提成20元。

  两位卧底民警将前期掌握的情况进行梳理之后上报了揭阳市公安局,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和网警支队立即抽调精干警力进行侦查。

  揭阳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侦察员黄伟杰说:传销人员开发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高大上的网站,通过这个网站呈现给会员,让他们去注册,在上面投资,达到一个传销的目的。

  网警很快发现,这个买卖恒星币的网站,租用了境外的服务器,网站使用多层防护,要获取它的数据相当困难。

  2016年7月,揭阳警方成功获取网站后台的核心数据,数据显示,网站的整个技术团队全部集中在福建省福州市,他们通过远程的方式进行管理和维护。这个时候,他们发展的会员已经高达十多万人。

  黄伟杰坦言:刚开始拿到这些数据,警方也感觉无从下手,数据太多了,十多万条会员数据,几十万条交易信息,警方怎么把这些数据信息,变成有价值的侦办线索,这是非常大的考验。

  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杨承耿说:警方梳理出来的数据共有16万条。我们把它分了层次,按照等级一步步把它分出来,这16万人从最高级到最低级总共有35个等级。

  层层递减的金字塔式营销,以发展会员为条件提成返利,这些都符合传销的特点。这个组织16万的会员遍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到底谁是幕后策划者、谁是推广骨干、谁又是最底层的猎物呢?

  这个组织线下很多人,他们相互之间不认识,要确定这些对象,包括一号人物的真实身份,是很难排查出来的,民警在获取数据之后,从下面一级一级往上推,通过银行流水,网络特征,关联数据一级一级推出一号对象。

  从办案民警梳理出的这个主要涉案人员构架图看,恒星币传销组织链条完整,人员有明确细致的分工。让人咋舌的是,161552名会员遍地开花一样分布在中国地图上。如何查明他们的真实身份、以及在这个金字塔中扮演的角色,是摆在眼前最大的难题。

  办案民警杨承耿说:在这个组织里面,比较低层次的人,基本都是通过微信红包转给他的上线的, 金字塔塔尖的人,被警方初步确定为恒星币传销组织的一号头目,而资金流向也显示,他是最终的资金归集者,这个人就是陕西籍的张某刚。

  但让民警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所有到达张某刚账户上的钱,没过多久又被分散转走了,这其中是否暗藏玄机呢?

  张某刚主要的一张银行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收入了1000多万元,但他很快就会把这些钱转走,而且是分散地转走,民警很疑惑,是什么原因,会不会他还有真正的幕后老板。

  就在经侦支队的民警对张某刚的账户做进一步分析的时候,2016年8月,网警传来一个坏消息:买卖恒星币的网站突然关闭了!

  原来, 2016年8月份,买卖恒星币网站出了一个公告,说后台维护,打不开了。

  当时,民警很着急,这些钱怎么突然没了,难道他是要把网站关闭了,收到这些钱,接下来他就要洗手不干了吗?

  网站打不开、账户登录不了、里面的部分恒星币也被清零,难道经营了四个多月的线索就这样被切断?尽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细心的民警还是在这次网站的关停中,有了重大的发现。

  民警杨承耿说:那一段时间,张某刚每天收入的资金突然少了,他之前每一天都有从微信、支付宝或者财付通提现5万元,但是到那段时间突然停了。

  从资金流的情况看,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恒星币传销组织一号头目张某刚就进账1000多万元,虽然网站关闭,但办案民警隐隐觉得,对方不会如此轻易断了自己的财路。果然,几天之后,网站又恢复正常了。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由于牵涉面广,专案组先后两次前往公安部经侦局汇报,公安部经侦局将这个案件作为打击新型网络传销违法犯罪的主抓大案予以指导、协调。2016年9月下旬,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组织全省21个地市经侦部门抽调精干警力,一张抓捕的天网悄悄拉开。

  黄伟杰说:这个服务器,租用的期限是到2016年10月7日,如果这个服务器一到期,他们这伙人就都要撤离。

  因此,警方收网行动定在2016年9月28日,从揭阳出发的12个行动组前往陕西、福建、上海、浙江、广西等地分头抓捕。陕西抓捕组到达咸阳市的时间是9月26日下午,他们要抓的就是一号头目张某刚。

  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打假大队大队长林佳栩说:9月27日, 抓捕组发现张某刚跑到陕西省西安市去了,咸阳市跟西安市是连在一起的,很近的,抓捕组估计他可能会回来,抓捕组进一步摸查,发现这个人越走越远,又跑到汉中市。

  从张某刚的行踪看,他似乎没有再回咸阳市的迹象,就在这时候,抓捕组得到线索,他极有可能要前往广西北海市。

  林佳栩说, 张某刚是失信人员,不可能坐飞机戓高铁,他走的路线,要么开车,要么坐大巴。

  9月27日下午2点多,张某刚搭乘的长途大巴出发前往广西北海市了,当天晚上11点多,抓捕组也搭乘最近的一班飞机,从咸阳市出发,辗转重庆市坐飞机前往广西北海市,准备在张某刚到达之前落地。但是,本应该在9月28日下午3点到达北海汽车站的张某刚,却没有准时出现!

  林佳栩说,当我们到达北海市的时候,发现他并没有到达北海市。最后,我们确定他这辆车是中途坏了误点。

  当晚8点多,当张某刚出现在北海市汽车站时,在这里等候多时的民警,第一时间将他和前来接车的同伙一并抓获。

  张某刚落网后,其他抓捕组也同时收网。在福建省的抓捕组,收网对象是恒星币网站的技术团队。9月28日,2016年第17号台风鲇鱼在福建登陆,台风肆虐,满目苍夷,要在中,找出两个嫌疑人谈何容易!

  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金融大队民警黄蔚洪说:那天晚上出发的时候,一开始还抱有一种希望,留一些人在道路上面转圈,看看能不能碰到他的车,但是风雨实在是太大了。路面基本没车,可以说是空城、水城,路上有很多树倒下来,当时我们内心都很焦急,可是天气摆在那里,时机也摆在那里,再大的困难也得上。

  好在出发之前,福建抓捕组已经掌握到信息,两名犯罪嫌疑人中,其中一个就藏身在福州市某一个生活小区内。

  黄蔚洪说:我们进去该小区停车场里面,一个一个地找,找了整整一个晚上,到天亮才确定该犯罪嫌疑人的车停在那里。最后, 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假装打电话跟他说我们撞到他的车了,不好意思,请他赶紧下来看一下,因为他的车是新买的,他咚咚咚一下子就跑下来了,最后他也被抓了。

  收网行动当天,警方在全国各地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0多人,捣毁窝点30多个,查冻账户120多个,涉案近2亿元,查封别墅房产、车辆以及电脑、手机、银行卡等一大批,整个网络传销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公安部经侦局对此案给予高度肯定,称此案的成功侦破,是全链条、整规模打击虚拟货币传销犯罪的经典战役,为侦办此类案件提供了有益的战法和经验。

  随着这个特大“恒星币”网络传销团伙的覆灭,全国16万会员一夜暴富的发财梦也宣告破碎!那么,到底这个组织是如何一步步搭建起来的,又是怎样一步步引人上钩的?

  恒星币网络传销组织的一号头目张某刚(男, 1979年生,陕西咸阳市人),网名张小三,这个“暴富梦”就是他一手缔造起来的。2014年7月以前,他在陕西省老家办企业,因为经营不善欠下了一身债,2015年出逃到江苏省南京市之后误入传销圈套,被骗了数千元。

  当时,张某刚被人拉进江苏省南京市一个微信群接触虚拟货币开元币,虽然在投资中发现被骗,但他也悟出一个歪理,如果自己做庄,这必定是一个赚钱的好门道。经过半年多的研究,他最终决定“单飞”。

  他找来曾经同在南京市传销圈子混且是他的上线的河南籍唐某伟谈合作一事,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并立即着手找人开发网站。

  据张某刚交代,他是开元币的会员,有账号、有密码,于是他就找了技术人员,把他的账号、密码都给了技术人员,他跟技术人员说,要跟开元币交易网站一模一样,能不能做出来。技术人员说能做出来,他问要多少钱,技术人员说5万元。

  为了克隆一个跟开元币同样的交易网站,对网络一窍不通的张某刚最后把“绣球”抛给了远在福州市的吴某翔。

  就这样,张某刚让吴某翔等两名技术员依葫芦画瓢架设起网站,用于交易的虚拟货币就起名叫“恒星币”。有了网站作为载体,他们的发财计划开始一步步实施。

  恒星币投资网站页面制作精美,有多种虚拟货币当天的价格以及大盘走势图。会员加入之后,即可获赠一台最小型的矿机,但要激活矿机,必须先花钱购买恒星币,每个币100元。矿机的大小不同,所需的激活币数量也不同。

  揭阳市产业园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吴闻达说:激活币就是新手都能买的,小矿机就一个币,有中型、大型和重型的,重型要300个币,一个100元,300个就几万块了。

  购买了恒星币的会员,除了让矿机每天不停地工作,生产更多的恒星币之外,发展下线会员,还可以提成返利。作为张某刚的第一个下线,唐某伟第一时间就把原来在其他网站的下线全部转移到恒星币网站上来。

  据张某刚交代:每一个币,他卖100元一个,为了好推广,唐某伟就说,每一个币分三级,每级赚20元,实际上到他这里每一个币赚40元,他卖给唐某伟是60元,再下线%的提成,即推荐每个人入会就有10元收入,唐某伟人脉资源多,有几万人,仅其直接(下线)就有几十个,像金字塔散开来就很快。

  让张某刚没想到的是,有了唐某伟这一个人脉资源,其网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开枝散叶,会员发展速度远远超出预期。因为这是一个几何倍增的规律,我们假设,第一层5000人,一个人发展一个人,就是1万人,这几何倍增的威力很大的。

  网站发展到这个程度,对张某刚来说,轻轻松松就能日进斗金,但是,会员们也不傻,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掏钱给他们。那到底这些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是如何设局让下面的会员对他们深信不疑的呢?

  打一开始,张某刚他们对会员吹嘘的是,“恒星币”是世界十大数字货币之一,目前全面进入中国市场,接下来两三年,升值空间非常大。为了引诱更多人注册会员,他们甚至扬言恒星币正在筹备上市。

  为了引诱更多人,让人相信骗局,他们先让恒星币暴涨,刚开始一个才0.01美分,不到一个月就涨到1美元了,相当于人民币6元多了。冲着这个“美好”的投资前景,会员们纷纷坐等一夜暴富。

  在所有会员眼里,网站里恒星币的价格,每天都会涨跌,这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波动的数字,其实都是张某刚等人随心所欲造出来的。

  “反正有什么事了,我就跟技术(人员)一说,你什么时候改一下,或者今天价格调整一下,或者出个什么公告。” 张某刚说。

  网络传销它是赚快钱的方式,经过一段时间,张某刚把钱赚够了,他就发出一些公告,说网站要进行维护,就骗会员说,你们再等多一段时间,其实也是一个缓兵之计,拖下去。

  为了让网站的技术人员帮助圆谎,张某刚为此还支付了高额的费用,共给技术人员30多万元。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却引得全国16万人参与,这些会员中,大多数一开始是被骗进来的,当他们发现暗藏的玄机之后,又反过来骗别人。最终,这个网络传销组织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不少人身陷囹圄。

  今年28岁的河南人唐某鹏,是主要犯罪嫌疑人唐某伟的亲弟弟,落网之前,他每天工作之余都要登录网站关注恒星币的涨跌情况。

  唐某鹏说:他前期投了一两百元买一点,第二天它会涨,涨了之后再卖。前期就是反反复复在里面滚,赚了点钱,然后又(投)进去,进去又出来,出来再进去。他总共提现了10多万。

  在恒星币会员中,唐某鹏是一个成功的“典范”。短短两个月里,自己投进去的10多万元就已经回本提现。但他并不甘心就此收手,想着如果能上新三板的话,后期也是一个机会,就像比特币一样,刚开始一两块钱,没人去买,一下子涨到6千多,这东西如果真的能流通起来,也是一大互联网商机,谁知道这东西是假的。

  直到落入法网,很多会员才像唐某鹏一样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发财梦根本不可能实现。他们投进去的真金白银,正源源不断地流向张某刚等塔尖人物。

  据警方介绍,该案涉案金额近2亿元,其中有2000多万元流入张某刚一个人的账户。此时,张某刚正在用这笔巨款,填补之前办企业欠下的巨债,并准备东山再起做投资、买别墅。

  2016年9月底,由公安部经侦局重点督办、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统筹指挥、揭阳市公安局主侦主办的“5.27”网络虚拟货币传销案成功收网。该案涉案金额近2亿元,涉及31个省(市、区)16万注册会员,前期侦查工作历时半年。收网行动共抓获该传销组织的幕后组织者、网络技术团队、宣传推广骨干、资金链条关键人物共112名(主犯全部到案),查冻账户121个,查封涉案房产、汽车及电脑、手机、银行卡等关键证据一大批。

  2017年3月1日, 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将“5.27”网络虚拟货币传销案移送揭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