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常变镰刀常新区块链到元宇宙

  抛却真风口抑或是伪需求的命题不谈,国内上市公司中似乎一直存在着这样一个团体:概念玩得火热、故事功底了得,却从未激起过实质上的浪花。

  尽管荒诞的故事,最终以监管部门介入,獐子岛受罚画上句号。但“机智”的獐子岛,已借预制菜之口,将“追风”,当作了“后编故事时代“的财富密码。

  2017年,区块链概念大火,迅雷云计算业务负责人陈磊接过CEO之位,借由旗下公司网心科技推出玩客云,并发布虚拟货币“玩客币”,带领着迅雷走向区块链之路。

  爆火的概念、迅雷的背书,玩客币价格在簇拥下涨至数十倍,而“矿机”玩客云的价格,也从几百元被炒至最高3000余元。鼎盛之时,转卖玩客云甚至成为了一门生意。

  反馈在数据上,迅雷2017年股价暴涨近300%,玩客云大热的2017年第四季度,迅雷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带来的营收增幅更是高达431.6%。

  吃到螃蟹的迅雷长了一身肥膘,让许多公司颇为眼馋,市场随即出现了一众模仿者。

  2018年1月,人人网宣布将推出区块链项目人人坊及代币RRCoin;同年7月,乐视旗下乐融致新同一链科技合作推出可挖矿的一链盒子,试图复刻迅雷的“奇迹”。

  大鱼们追逐风口,也带动了小鱼虾米。只是,对体量尚小的公司来说,蹭风口或许只停留在了讲故事的范畴。

  中青宝,作为监管问询的常客,便是一位故事好手。彼时,中青宝以自研矿机、共享云池、区块链棋牌游戏的组合拳攻入区块链赛道,但所画下的宏伟蓝图,却并没有按预期铺开。

  以区块链棋牌游戏为例,中青宝曾对外表示该作预期开发时间为3-6月,但此后的诸多表态中,该游戏却一直处于探索阶段、可行性研究阶段,久久未能落地,最终同所谓的共享云池一道,失去了下文。

  可以说,中青宝的区块链路途堪称便秘,既无技术披露,亦无成果落地,俨然成为了黑盒。看似有将区块链落于实处的迅雷,也被曝出网心科技区块链技术顾问专家是前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的老家亲戚来自黑龙江鹤岗60来岁农民夫妇。

  区块链风口式微之后,中青宝股价一路下行,从曾经的风口跌落,泯然众人。监管趋严之下,“造矿机+发币”模式也逐渐消失,区块链泡沫开始破碎。

  然而,区块链的无疾而终似乎并没有阻止逐热者的脚步,2021年盛极一时的元宇宙,似乎成为了它们下一个归宿。

  如果说Facebook更名Meta是“All In”,阿里、腾讯、百度等巨头的元宇宙项目是“布局”,那中青宝之流就仍是“讲故事”。

  2021年9月,中青宝宣布将推出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摇身一变,成为元宇宙概念股。

  不出所料,接连在元宇宙餐盘上“画饼”的概念股们,股价再度飙升,尽管实际进展距离“雏形”都还有差距。

  近日,元宇宙老大哥Meta财报一经公布,市值便缩水超2300亿美元,创下美股最大市值跌幅, 泡沫破裂的涟漪已然泛起。

  或许,就像过往的区块链潮一般,一旦狂飙的股价里填满了空洞,破裂、逃离亦是必然。而从疯狂涌入再到竞相逃离,炒概念的背后,到底出于怎样的逻辑。

  不论对外包装、话术如何,企业行为底子里的逻辑,只有赚钱。因此,各路玩家逐热的暗面,只存在有动机上的差异。

  其中,迅雷、人人、乐视等一批将区块链做“实”的公司,无一不曾陷入亏损、内耗,亟需转型。

  一直以来,用户流量变现难始终是迅雷营运模式的症结,围绕下载业务,迅雷引入了广告页,也推出了会员服务,但仍旧单薄,唯有探索新的商业化场景,才能寻求更大的增长空间。

  早在涌向区块链之前,迅雷便以开始转型的尝试。但从迅雷看看到迅雷游戏,不管是版权成本,还是游戏制作、运营水平,迅雷都无法同疯狂烧钱的巨头们硬碰,反而一度陷入亏损窘境。

  困局当头,迅雷借网心科技之名转战to B赛道,再到后来通向区块链业务,更像转型的又一次尝试。

  这份无奈置之于人人网、乐视同样成立。2017年前后,人人网已然在新进社交平台的挤兑下逐渐式微。而乐视则是在“生态化反”破碎后的“爆雷”节点,此后三年,乐视连续亏损,最终于2020年5月摘牌退市。

  以现在的视角,迅雷的区块链狂热无异于饮鸠止渴,但站在当时的时间节点,迅雷借区块链“焕发新生”似乎不失为一条好路。

  难兄难弟们迅速跟上,或多或少透着一股病急乱投医的意味。可见,逐热的背后,是一众落寞巨头的无可奈何。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从公司的角度来看,炒概念利于抬高股价。股价抬升,大股东们就可以减持套现。减持完毕后,前期披露计划不达预期或不了了之,股价自然会下降,收割韭菜。”

  元宇宙造势中享尽红利的中青宝,在2021年11月披露了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拟向不超过21名核心人员授予1060万份股票。其中,中青宝董事长李瑞杰以及公司董事李逸伦分得526万份股票期权,约占本次激励计划授予数量的50%。

  有业内人士指出:“中青宝该股权激励业绩考核要求门槛较低,仅对营业收入有考核指标,却忽略了净利润等要素,极为别扭。”

  无独有偶,今年中青宝0港元收购同期,一并发布了股东拟减持公告,李瑞杰将在自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3%。

  基于此合理猜测,在减持完成之前,中青宝或许还将继续讲述它的元宇宙故事。毕竟基本面羸弱,如果停止“画饼”,市值必然会倒塌。

  另一方面,倘若无人为故事买单,追风者的野心也将无法兑现,可即便獐子岛、中青宝之流所谓的布局“一眼假”,却丝毫不妨碍投资者为其买单。

  “我知道它不行,但我可以赌短期走势,只要及时收手,不拉长周期就行。”一位股民朋友透露道。

  因此,投资者或许知晓上述公司本身并没有投资价值,但不可否认的是,跑在热门赛道最前线赋予了其短期的投机价值,这便足以吸引市场。

  然而,基于赛道属性的投机价值并不能完全映射到公司上。以中文在线为例,倘若只是发起元宇宙征文大赛,而非将研发投入砸向元宇宙,便很可能沦为伪概念股,在概念初期红利褪尽后走向衰亡。

  2020年,蹭热老炮宣亚国际通过直播带货、网红经济将股价从12元蹭至50元。然而,随着直播带货的热度式微,其股价便回归到了原有区间。目前,宣亚国际又现身于元宇宙的数列。

  因此,讲故事所带来的价值,终究会随着市场趋于理性而回归。泡沫破碎,终究是必然。

  其实,支撑荒诞本身的,并非公司硬蹭与投资者的参与,而是围绕相关技术、概念展开的造势浪潮,毕竟后者创造出了投机的缘由。

  投资人李朝革告诉光子星球:“造势就是技术拥有者行动,加以媒体渲染,再演变为公众讨论,这有利于集聚大量社会资源,集中投向技术/概念本身。”

  不难看出,造势本就是技术发展、概念落地路途中的必然,只是在资本、投资者“紧咬肥肉不放”的境况中趋于狂热。

  而一旦过热,造势便极有可能偏离理性,走向极端,成为孕育追风者的土壤。回顾往昔,极端化的区块链、元宇宙赛道,也赋予了中青宝、中文在线炒作的空间。

  “造势之后,人们往往会发现许多事物都没有达到曾经的预期,这其实是因为在极端化的思潮中,大众预期上调产生的误差。”李朝革解释道。

  回顾过去几年的互联网造势潮,从生物工程到区块链,从5G到人工智能,最终都无可避免地挣扎在商业化场景中,脱离了曾经的大众想象。

  去年,以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格攀升,大批散户入场,将其推至出圈。一时间,比特币、狗狗币、马斯克等关键词反复登上热搜。

  然而,随着虚拟货币浪潮愈高,达摩克利斯之剑也缓缓落下:监管落地,虚拟货币走向黄昏。

  可见,造势也好,炒概念也罢,都无法逃避技术发展的客观规律与规则本身。但风口消退、热度式微,并不意味着极端化思潮就是谬误。

  诚然,如果没有火爆的元宇宙赛道,或许不会出现《酿酒大师》这类目的明显的产物,但中青宝或许会讲述其他概念的故事。

  可对于尚处早期的技术本身而言,想要起飞需要巨大社会资源投入,离开了狂热造势的推动,势必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高成本难兜底、技术生态难构建。

  不过,不能因有别有用心的玩家存在就否定造势的价值。造势的尾声也并非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是充满抉择的命运场。

  行业一旦膨胀,势必会创造出许多价值。纵使身处投资者视角长线运营,也总会在造势的过程中发掘出数个高市值公司,即便这个过程将伴随着无数消失在赛道中的背影。

  因此,围绕造势展开的争辩,焦点不应放在造势本身,而是怎样有效利用社会资源创造更多优秀的企业,而非在暗流中走向未知。

  押注短期的玩家们,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盆满钵满,抑或是人人自危,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最后的接盘侠。

  客观而言,谁也无法给这场争辩强加对错,即使此中的确存在利益输送等违法行为,也应由监管部门加以论断,除此之外,均是愿打与愿挨。

  而此刻,尚不知前者的玩法是否会被监管叫停,也不知后者是否会在收割号角吹响时鸟兽散去,只知造势浪潮下,疯狂的故事还会继续上演。

分享: